字幕网app 苹果下载

字幕网app 苹果下载

   从妖界魔族总坛出发到魔界时空乱流,他只用了眨眼的功夫。

   但是这个地方时空乱流太多了,而且此刻的状况比起当初而言,又变化很大。

   整个赤山已经完看不清里面的局势了,风暴随时都在酝酿。

   如果不是开着域场很容易被卷入。

   魔君傅爻开了域场选择进入了就近的一个时空乱流之中,对于时空乱流。他没有像其他魔族那样有着很强烈的排斥感。反而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

   毕竟他本身就诞生于时空乱流之中。

   对于出生时的记忆没有了那个时候,他浑浑噩噩的,一直都很蒙昧,诞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也宛若提现木偶一样。

   其实对于这一段往事他也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来历。

   眼下他拥有的是第7域场,他想时空穿梭回到过去。

   但是又找不回当初的那个时空乱流。

   怕冒然开启的话,自己会迷失时空乱流之中,被时空裂缝吞噬。

   所以最后只得作罢。

   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

   半天之后他选择了另一个时空乱流穿梭。

   按照他的这种做法,其实想要找到布天澜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寻找了第五个之后,他就遇到了时空裂缝!

   那个时空裂缝太大了,而且正在扩张的范围之中,他意识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域场正在被吞噬。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域场怎么会被吞噬呢?

   那裂缝也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都可以吞噬吗?

   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第一时间破虚空而出。

   随后,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

   而此时的符清源才刚刚造就了一只蠕动的爬虫。

   就感觉到了世界树的好像悄然落下了。

   只是不知道落的地方在哪里,周围的一切在产生着变化。

   有什么东西贸然进入世界树中,这是第一次符清源看到了世界树意外的生灵,是一种普通的魔魅。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许久未见,这个时候看起来让他感觉到很亲切,他甚至都不忍杀死它。

   可是他不忍,魔魅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只是凭借的本能一定要弄死符清源,所以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符清源正好想要给自己的小世界里头添一点儿东西,他就想试一试自己能不能把这一只小魔魅放进去。

   他运转轮回之功,将其传送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小世界魔魅被分解,直接消散了。

   好像这个被他亲手锻造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完格格不入一样。

   这个魔魅是不容于那个他亲手锻造的世界。

   虽然明明看上去里面的物质,可是他尽可能按照在外面的世界想象出来的。

   可就是不相容,不过有一点就是魔魅被破坏后,遗留下来了一点儿血煞之气,血煞之气一直笼罩在一株花草上。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变化。

   符清源觉得进展太慢了,他想试试时光之力,能不能加快速度,看看这支花草有什么样的变化。

   他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加快的速度之后肉眼就可见到花变得艳丽无比,枝叶却没了。光秃秃但是还怪邪异的。

   符清源认真的想了一下才发现。为什么会感觉这朵花十分的熟悉,因为它看起来就是曼沙珠华彼岸花。

   “真是有意思?”符清源都忍不住笑了。

   “是不是外界的东西会改变里面的格局?”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便有一些期待这外面究竟会进来什么。

   他相信现在世界树所存在的地方,应该是魔煞之气十分浓重的地方。否则的话是不可能诞生魔魅的。

   符清源忍不住开始兴致勃勃地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

   第四域场开了。

   布天澜开了一道紫光,瞬间传送出了时空乱流之外。

   这是第八年第四域场开了。

   真仙境也水到渠成。

   可是等她出来之后直接看傻眼了。

   这外面的世界仿佛让她变得不认识了。

   到处都是风暴,到处都是时空乱流。

   而之前她遇到的那个时空乱流也只存在了三四年之久。

   现在就有如此漫长吗?

   “为什么会这样?”她产生了疑惑,很快自己就被时空乱流卷了起来,随波逐流进入里头了。

   此时隐魔比起过去已经平和很多了。

   因为这是相处的八年来他算是真正见到了布天澜的刻苦努力,到了如何变态的一个地步。

   一个人不但要修行域场,还要同时修炼《天绝地灭神功》,还要摸索着剑法如何进步。

   以及尝试让曼陀龟宝术进展。

   他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除非筋疲力尽了就开始用魔晶或者用元石弥补。

   万幸当初从云中圣子那儿抢到的储物戒还有不少的元石,圣子就是不缺这些,还有丹药。

   就这样的速度她还不知疲倦。

   仿佛就是一个铜筋铁骨打造的,除了修炼就是修炼。

   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坚韧,还有她的天赋异禀。

   进步很大也很快速。

   他忽然间改变了一些看法。

   魔界一向都是弱肉强食的处境。

   他们对于弱者欺凌,但是会对强者敬畏。

   布天澜突破真仙境,很长一段时间内算是打破了食人花繁衍对她的威胁。

   接下来倒不必提心吊胆,可以安安稳稳的走自己的路了。

   隐魔看到外界的一切,心里头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便把关乎魔界生死的事儿说了出来。

   “…每几万年都会有这么一次时空乱流风暴。一旦遇到了就是魔界的灭顶之灾。以前遇到的时候魔界都差不多被灭绝一次,后来的魔都是经历了很长时间重新诞生。”

   魔族并不总依靠那些偶然诞生才组成魔族,魔族也是依靠自然繁衍的族群。

   但是魔族的特殊环境,就算魔煞之气。就会重新诞生魔物…这是一个循环。

   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魔而言,他们并不想成为物竞天择之中的一环,却还是被淘汰的一环。所以每一次都会做最大的努力去抗争。

   布天澜倒是头一次听说到这件事。

   “原来是这样,魔族入侵妖族和仙灵界也是如此?”她隐约猜测。

   隐魔点头叹道:“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又会吃饱了撑的想要一个完陌生的地方去扩充领地?还不知道打得过打不过。可是对于魔族而言。也是背水一战。”

   布天澜闻言笑了:“得了吧!别把掠夺说的那么理所当然,第1次入侵妖界,占领妖界,屠杀妖族,既然你们已经拥有了妖界的地盘,为什么还想要占据仙灵界,无非是贪心不足,想到第1次的轻而易举,第二次又想要掠夺罢了。毕竟抢来的地盘,用着还挺习惯?”

   布天澜的话,让隐魔一时间哑口无言。

   不可否认就是有这么一个理由。

   魔族办事一向如此。进入到了时空乱流之后,隐魔感觉到了一种大恐怖,但是他又不知道大恐怖在哪里。所以提醒了布天澜。

   布天澜对他道:“也没必要那么害怕,不过是一个时空乱流的缝隙,好像已经在扩张中,越来越近了。”

   隐魔整只魔都不好了。

   “大小姐,这么大一件事情你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淡定,搞不好真的会死人的。就算你突破了也是一样的。快点跑啊无论如何都要跑出去。”

   隐魔干着急。

   可是布天澜已经行动,或者和她说话的功夫她就已经准备好了。她将策令组合起来,开了时空之门,直接穿梭出去了。

   “你在干什么?”反应过来之后,隐魔感觉到不对劲。

   “我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应该回到了仙灵界。”布天澜说道。

   “你不在魔界了?”隐魔反问,还有一些干着急。

   “我为什么一定要在魔界,我本来就不是魔界中人。”

   在魔界待的太久,她差点都忘记自己是谁了。

   当初前往魔界,也只是权宜之计。

   那个时候只是为了逃避各大圣地的追杀,现在十七年过去了,她又重新回来了。

   她觉得还不错。

   隐魔私心当然是希望他待在魔界的。

   因为只有这样子布天澜才会更需要他,他才有一天能够摆脱她的掌控。

   可是她有策令可随意穿梭三界,这就让他很难受了。

   布天澜从魔界回来之后,发现自己所存在的地方就已经不是两界山了。

   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只有一个小小的时空乱流,等她出来之后这个时空乱流就忽略不计了。

   布天澜看向了四周,很安静。

   有树林,有湖泊,但是天上没有飞鸟,地下没有鱼虫,也没有其他的野兽。

   她算是明白这种怪异在哪里了。

   这种奇怪之处就是整座山都充斥荒芜,没有生灵的存在。

   也没有风,好像在这里的一切都被静止了一样。

   “真是感觉到奇怪…”隐魔都嘀咕了一句。

   “连你都觉得奇怪。”布天澜喃喃而道。

   “不管怎么样先跑再说。我感觉这个地方很不简单。”隐魔心里头有一种特别不安的感觉,就像之前遇到了时空乱流的缝隙一样。

   明明按道理来说仙灵界应该没有这样大的危险才是,但是心里头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修为到了一定境界,潜意识之中对于危险的预知是比一般人要高很多。

   布天澜也是这么想,所以开了第四域场离开。

   可是后来兜兜转转,总是走不出去。

   好像域场,在这里已经彻底失灵了一样。

   这才让她感觉到了恐怖。

   “不行了。感觉我特别的虚弱,现在要沉睡了,我要关闭无感了…”隐魔说道。

   很快他单方面就掐断了联系。

   布天澜一阵无语,隐魔一向狡黠,一遇到危险就直接龟缩。

   平常时候倒是会讨好。现在看来他是真的觉得这里很危险了。

   可是布天澜自己却感觉不到。她当然不会自负的认为隐魔错了,而自己是对的。

   所以直接撤了域场,开始走动。

   她尝试运转步法而行,还有御剑飞行,不无例外地都被困在了这里面。

   好像术法真的难行又好像充满了结界一样。

   布天澜只好耐下性子步行,这一次她沿着一个方向而走。

   一直都在往右,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深坑,底下有一棵树,树上结了果实,金光闪闪的果实看起来很诱人。

   可是周围却是灰烬,还有腐朽的气息。

   通常这里的感觉应该是煞气,很浓重才对。

   可是眼下出了腐朽,什么都感受不到。

   然而她再前进一步,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好像血液之中加快了流动一样,心脏也扑通扑通快速跳个不停。

   她缩回了脚步,往后却看到了地面上的白骨。

   而她之前并没有看到这一切。

   布天澜不信邪,又往前走了一步。

   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白骨旁边又多出了白骨。

   这里果然充满着诡异的气息。

   可是任何事情都是不破不立,反正她都走不出去,她就一直往前走,然后时不时地往后看,而遍地都是尸骨。

   原来腐朽的气息就来自于这些尸骨,他们前进的方向,就是前方的那棵树。

   布天澜好像看到了好多人攀爬着过来,就为了摘树上的果实。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倒在了路上。

   越是前进,心脏跳动的越厉害。

   仿佛与大地的旋律都连在了一起。

   可是不对劲儿,大地怎么会有心脏?

   是周围有什么东西要复苏了吗?

   布天澜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忽然间又没了动静。

   她不信邪又走了一步。

   果然却又扑通扑通地响起来了。

   布天澜连续走,甚至还听到了呼吸声。一时间感觉在地底下,一时间又感觉在四周,回头那些尸骨多了,还有一些正在腐烂,而不是白骨。好像时光正在倒流,一一给她回忆过去的事儿。

   而她自己的手却在快速的苍老中,身体也是一样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白了,脚步也变得沉重了。

   从她踏入这里开始,一切就已经改变了。

   布天澜总算知道后面那些人为什么死了。

   她突然间想起来了仙灵界的一个传说,荒古遗址。

   有人血脉僵化,气血无多的时候会跑来这里碰运气。

   眼下那棵树就是他们梦寐以求想要的果实,增加寿元,可以让气血逆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