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香蕉黄瓜app

茄子香蕉黄瓜app

杨东旭一套组合拳下来瞬间让集英社高层感觉到压力,如果说不少漫画社也感觉杨东旭的合约的确有点过分。

哪怕是一开始是因为集英社想占便宜,而且已经占了三年的便宜。但这种先例不能开,不然要是有漫画家也想照着这个合同来,对他们漫画社也有影响不是?

可《神奇宝贝》一出,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合同虽然过分可那是三年前,《龙珠》作者更有远见而集英社愚蠢所致。

所以只要双方都有合作诚意,他们不信把价格开高一点,《龙珠》作者会提出像之前合约那样的无理要求。

因此当确定《神奇宝贝》非常有市场前景,虽然不知道能火到什么程度,但肯定是一件优秀作品之后,和集英社同仇敌忾的其他漫漶社瞬间把集英社扔到了一边。

他们可是集英社的竞争对手,不是集英社手下的小弟,没事看在同行的面子加上自己也会受影响帮你吆喝两声还行,牵扯到自身利益之后,谁还管你集英社的死活。

“混蛋,混蛋,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天照大神怎么会有你们这群愚蠢的子民。”得到其他漫画社积极在和大陆那边恰接之后,集英社的社长在办公室中大发雷霆。

这让女秘书好似鹌鹑一样的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动,刚才这个糟老头接电话的时候猛然坐了起来。

还好自己努力半天,不安要是牙齿刮到收了什么伤。她可担待不起,前几任秘书现在还在红灯区讨生活她可是知道的。

“还蹲在下面干什么,你这个婊子,还不打电话通知下面的人开会。”发了一通火,把办公室能砸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集英社的社长大吼着,根本没注意自己下门还没关。

十几分钟之后会议室坐满了集英社的高层,小野就在其中不断擦着冷汗,当社长进来之后所有人站起来行礼,不过有几个人的目光显然注意到了社长的下门。

然后不由得看向跟在社长身后,那个十分妖娆的女秘书,几个人好像有心灵感应一样瞬间找到发现这一幕的同伴对视了一眼,眼中的神色很是猥琐。

粉色棉衣雪中美女明眸皓齿唯美高清写真

“消息你们已经知道了,现在怎么办?”已经头发花白的社长并没有发下自己下门大开,大声咆哮着。

“如果仅仅只是官司问题,我们可以拖一拖,打个两三年的,打官司过程中加印《龙珠》这样即使官司输了,我们陪违约金,也比履行合约赚得多。

可现在他又拿出《神奇宝贝》根据打探来的消息看,这又是一部优秀的漫画。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取舍,是履行合约继续合作,还是和这个漫画家做一锤子买卖。”

会议室开始有人发言,不少人点了点头。现在关键问题不是《龙珠》的合约,就算杨东旭公诉打官司他们也不在乎。

他们在乎的那一边的利益更大,《龙珠》已经长期在rb霸榜,而且是首批走出rb国门成绩不错的漫画。

现在《神奇宝贝》也很优秀,那么这个叫小旭的漫画家以后是否还会出产更优秀的漫画?要他是个高产而且品质有保障的漫画家,那这里面的利润可就大了去了。当然之后的漫画合约肯定不能像《龙珠》合约这样制定。

“小野,合同的事情真的没办法商量?”社长看向不断擦汗的小野松智。

“肯定是不行了,几次接触下来,小旭君那边已经开始恼火了。我想过找大使馆,通过外交的影响力,让中国官员对他施压。

但你知道,虽然现在中国很需要我们的资金,改变了对我们的态度。但对双方之间也不是非常友好,所以这个影响力有限。”

“你觉得他是个天才漫画家吗?”有人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小野的身上,这才是会议的关键所在。小旭究竟有多大的价值,影响着最后的决断。

“和我他接触的时间不长,所以没办法判断,但能够拿出《龙珠》和《神奇宝贝》两部明了他的才华,更重要的是他今年才13岁。”

没错13岁,这个回答让会议室中的气氛猛然一沉,十三岁就能拿出《龙珠》,不龙珠已经连载四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在他九岁的时候就能拿出《龙珠漫画》。

经过四年的沉淀又推出了《神奇宝贝》,那是不是说再过几年经过生活的历练,或者接触事物增多他的灵感一来,又会推出其他优秀的漫画呢?

在座的人这些年见过太多的靠一部漫画成名,结果默默无闻的漫画家。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小旭不属于那些昙花一现的漫画家,而是很有可能是棵摇钱树。

香港半山区,虽然这里没有后世那么繁华,但已经具备富人区雏形,能够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不说山顶的那些别墅,单单能在这个区有座房子,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奢望的。

富察明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不过自家老爷子一直在参禅没人敢去打扰。直到今天老爷子才从庙里回来。

富家表面在香港不显,就连住的地方虽然在半山区,但也仅仅只是公寓,而不是那些更加招眼的别墅。不是富家买不起,而是他们一直在防备着什么。

“把见到他的经过说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细节。”当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住着拐棍坐在书房中那张大椅子上的时候,所有富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眼前这个老人虽然已经交出权柄多年,家里大少爷已经是一家之主,可相比于眼前这个老人的威仪,大少爷还是差上不少。

“是这样的”富察明把见到玄老头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你说他有个传人,但不是族里的人?”老人手指在桌面信封上面轻点着,目光有些闪烁不定。

“是的,那是一个13岁的孩子,做事非常老道,我想从他嘴里套话,没有套到一句有用的。之后通过其他渠道才打听到,他和玄爷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另外一个教书先生从乡下带回来的干孙子。”

“他教出来的弟子,如果让你可以随便套话的话,那些话是真话是假话还真的不好判断,反而你无从下手才正常。”老人敲动着手指,屋里的人都恭敬的站着没人敢说话。

半响之后老人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然后拆开信封看了起来。看信的老人脸上的神色变化十分剧烈,一会儿狂喜,一会儿大悲,又一会儿显得很是惊恐。

直到把信在烟灰缸里烧掉捣碎灰烬,一个小时之后,老人的面色才稍稍恢复正常,按了一下桌子旁边的铃一直候在外面的几个儿子和富察明这个孙子才走了进来。

“内地经济渐渐放开了,但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们都清楚。最近一直不都在吵着要不要去内地投资吗?”

“爸,您想好了?”站在第二位置的一个中年人面色一喜。

“也不能算是想好,我知道你们不同心也不同力,无论我说什么,你们只是在表面应付一下我这个糟老头子。”

“不敢。”屋子里人所有人躬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个和敢不敢没关系,你们有各自的诉求我能理解。现在趁着我在把话说清楚吧。香港留一份基业,这里是我们的根,无论遇到什么风险都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海外发展和内地发展同时进行,你们不是有看好内地,也有看好海外吗?去掉三分之一不能动的资产,其他资产五分之一内地,五分之四海外。

谁去那边自己选,哪里都不想去的留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守家业。小明去内地,如果有可能多和你嘴里那个杨东旭接触接触,如果可以选择和他合作。”

“是父亲。”

“是爷爷。”

看到老人挥手,一行人离开了书房,走在最前面的老大,也就是富察明的父亲脸上露出喜色,三叔和四叔也是如此。

但富察明的二叔和五叔却皱着眉头,虽然老爷子还在不可能涉及到什么分家产的事情。可现在分头发展已经开始划定界限了。

毕竟老大带着另外两个兄弟专攻海外市场,如果打下来江山,即使老爷子不说那也是他们三个以后的基业。

同样老二和老五去内地打下来的江山,也不是以后老大他们几个能伸手的。可眼下内地投资资金小,海外的多这让老二和老五心里都不痛快。

现在分下来的可就是到嘴里的肉啊,多少自然需要计较。可老人都说话了,他们虽然不能做到像老人说的那样兄弟同心,但这件事情上显然不容违背。

从资金数量上来开老爷子似乎看好海外,不然一下子不会投入五分之四的资金。但从人员安排上来看又比较看好内地。

富察明可不单单只有一个嫡孙的名头,他还是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子,比他父亲这个长子还要受宠,从小就聪明过人这几年老爷子亲自调教之后手段也不错。

虽然二代人还在,但老爷子已经又把他培养成接班人的意思。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老爷子又比较看好内地市场。